首頁 > 最新資訊 > 列表

公務員自嘲:月薪2500元 中秋連月餅都沒有
2014-12-05 09:46:35   來源:   編輯:admin_edu   評論:0 點擊:

國考“降溫”

2015年國考多項核心指標5年來首次下降,伴隨著近兩年的反腐、機制改革、簡政放權,隱性福利的減少不斷稀釋著公務員“金飯碗”的含金量。

從考場出來,莫凡(化名)都沒有和同學對題目,出了大門就回宿舍了,她知道沒考好。11月30日考完試后,她發了一條微博說:“國考結束了,申論時間不夠用,我只能放棄自己想要走的路,安心生活。”

莫凡是陜西師范大學的一名應屆畢業生,跟她的多數同學一樣,參加了2015年全國公務員考試。

莫凡還是很遺憾,畢竟公務員工作安穩。但她也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當然如果考不上就找別的工作,公務員不是唯一的選擇。”

莫凡很淡定,是因為體制內也有“憂傷”。廣州市某市直機關工作人員唐寧(化名)說,他幾乎是從進入這個體制的第一天就開始了“憂傷”。“要是有個年薪20萬的工作要我,我立馬辭職。”

持續多年的國考熱似乎真的“降溫”了。從數據上看,2015年國考出現了5年來的首次下降,其中,職位競爭比、高競爭職位和最熱職位三大指標全線下跌。

這背后原因很復雜。其中之一是人們日漸發現,公務員并不像想象中的,一杯清茶、一份報紙,還領著高薪。更多的基層公務員薪水微薄,加班是常態。伴隨著近兩年的反腐、機制改革、簡政放權,隱性福利的減少不斷稀釋著公務員“金飯碗”的含金量。

國考“高燒”微降

“學而優則仕”,這句老話今天仍被奉為圭臬。每到國考日,大學畢業生幾乎全員上陣。有的鉚足了勁備考數月,也有的重在參與,去“打個醬油”。

莫凡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她和同學們報名參加國考,大部分都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她報了地方國稅的崗位,她喜歡這個崗位,因為安穩。

莫凡的看法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本報記者畢業時,也是同樣的場景,幾乎所有的同學都報名參加了國考,而上屆考上了國稅、地稅等所謂好單位的師兄師姐還會被邀請回來傳授經驗。考上的同學則被認為走上了一條不錯的人生道路。

每個人對公務員這個崗位的期待都不同。有的人是因為父母希望,有的人想能做些實事,有的人盼望穩定過活,也有人渴望獲得權力。

“小時候我父母在集市上擺攤賣水果,我看到他們被身著制服的人欺負。我想當官,這樣能保護我的家人不被欺負。”說這話的男士,幾年前放棄了50萬年薪和總裁助理的職位,選擇成為公務員。他今年36歲,副處級。

然而,隨著“八項規定”等反腐措施和簡政放權的推行,公務員油水日薄、權力日減,國考熱似乎自然而然降溫了。

據媒體報道,2015年度國考計劃招錄人數為22248人,共有140.9萬人通過資格審查,比去年減少11.5萬,競爭比(即平均每招錄一個人背后的競爭者數量)為64∶1。這一比例和2011年的133.7∶1、2012年的約117.7∶1、2013年的約107.2∶1、2014年的71.9∶1相比,大幅度下降。

另一項關于競爭激烈程度的指標也在印證國考熱的降溫。競爭比在1000∶1以上的職位被稱為高競爭比職位。2012年度高競爭職位有46個;2013年度猛增至109個;2014年,又回落到37個;2015年僅為15個。

此外,2015年國考最熱門的職位比2014年相距甚遠,前者競爭比例為2624.5∶1,后者高達7192∶1。最熱職位的競爭比也是5年來的最低值。

當然,也有人指出,這三項指標的下降并不意味著國考熱降溫。這里面包含了報名門檻增高、職位吸引力不夠等多重因素。

體制內的憂傷

莫凡想進去的地方,有很多人都想出來。

“要是有個年薪20萬的工作要我,我立馬辭職過去。”唐寧告訴《第一財經日報》。

對于體制內的不滿意,唐寧幾乎從進入的第一天就開始了。除了對收入不滿意,“想在體制內真的做一些事情也好難。”唐寧說,“除非你能做到一把手,我們這些螺絲釘只能按照領導的意志行事。”

本來在廣州某事業單位工作的丁原(化名)年初考上了廣東某省直機關,對于到底要不要去當公務員,他糾結了一個月。去當公務員,收入可能比不上原來的事業單位,晉升空間也不大,“幾乎這一輩子可以看到頭了。”可是好就好在穩定,旱澇保收,在經濟形勢不好的環境下,這種優點尤為凸顯。

丁原最后還是去做了公務員,相比以前的工作,他覺得現在的單位人際關系更為復雜,做的事一樣瑣碎。“晉升渺茫,待遇一般,福利基本沒有。”

丁原說,公務員僅僅是一份職業,如果以后不合適了,也會考慮跳槽。他現在試用期,每月收入4000~5000元,這個數字對于一個名牌大學碩士確實不太拿得出手。

在廣東某偏遠小鎮上的一個工商所里,蘇文(化名)也過著不太如意的生活。“簡直像退休狀態。”蘇文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之前沒進公務員隊伍,認識是:大部分是好的,個別是差的。進來后,三觀被顛覆。“假如可以重來,絕對不做公務員。”

蘇文每個月拿到手只有2500元左右,“傳說中的福利”一律沒有,中秋節連個月餅都沒有。他所在的工商所所長還克扣了他原本應有的獎金。

蘇文告訴本報,不同的系統和不同的單位,待遇相差很大。以他所在的工商系統為例,基層所條件差,待遇也比不上機關和城區所,因此基層所不夠人手,而機關和城區所經常都是超編的。一些有關系有背景的人都被安排在這些地方。基層所里,前幾年進去的新人很多都辭職了。

前些年,工商系統的狀況要好很多。蘇文說,因為很多收費項目被取消,單位福利也隨之縮水。而在蘇文所在的縣城里,稅務系統就比工商系統的公務員日子好過,“稅務局有的人一年收入有10萬左右,工商局算足了也就5萬。”

光環漸褪

長久以來,公務員由于金飯碗和福利好的光環,吸引了大量的人才。

在中國,公務員的穩定性非常高。數據顯示,我國每年被正常辭退的公務員僅為0.05%左右,而一般企業的淘汰率為5%~15%。

公務員的養老制度也是一個很大的優勢。我國大部分地區實行養老雙軌制,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和城鎮企業職工兩大類人員采取兩種不同的養老保險模式。公開資料顯示,2012年,全國企業職工養老金平均1900元,但同期機關事業單位人員退休金是其2~3倍。

不過,以前堅冰一塊的鐵飯碗和養老金制度正在松動。

養老金并軌是大勢所趨,7月1日起《事業單位人事管理條例》正式實施,明確“事業單位及其工作人員依法參加社會保險”。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亦將“改革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列為2014年重點工作。這將在很大程度上減少公務員和其他職業的差別。當然,這也讓很多想離開體制的人走得更方便。

各地也都在探索公務員的退出機制。深圳11月對公務員聘任制出臺新規:拒絕參加初任培訓和專業業務培訓,或者在初任培訓和專業業務培訓中成績不合格的新進公務員,將面臨取消聘任。

公務員正從帶有光環的金飯碗變成眾多職業選擇中的一種。

唐寧舉出了幾個身邊的例子:一個檢察院的朋友,跳槽去一家知名網絡公司做法律顧問,年薪60萬,此前他做了12年的科員,年薪12萬左右。

還有個朋友,工作之余,以妻子的名義開了家超市,又加盟了一家連鎖餐廳,一個月也有十萬左右的凈利潤,不過他也不辭職。他說,領導用他絕對放心,因為他才是真正“為人民服務”。

當然也有拒絕高薪繼續選擇穩定的。人社系統一個基層的正科級領導,有人才中介公司開出年薪30萬加提成的優厚條件請他做一個分公司的總經理。他猶豫再三,最后還是覺得拿15萬的年薪比較穩妥。

唐寧自己也在蠢蠢欲動,他準備創業做一個文化公司。“可能不賺錢,不過我覺得很有意義。”

上文提到的所有人都覺得國考熱降溫是必然趨勢,社會大環境在變,機會很多,公務員只是一個選擇。

前段時間,一個大三的學生想要考公務員,向唐寧咨詢。唐寧幾句話打消了他的想法:你應該去創造財富而不是消耗財富。“十年之后,這個年輕人會感謝我。”唐寧說。

相關熱詞搜索:月餅 月薪 公務員

上一篇:云南多名初中女生被迫賣淫 教育局稱"領導想把事瞞住"
下一篇:大三姑娘網上賣老家玉石 連續三個月收入過萬

分享到: 收藏

關注排行

貼心告示

金榜題名

深度研究

經驗分享

相關鏈接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图